一次馬雲在香港開會,記者問:“現在你們公司資金這麼少,如果競爭對手起來,怎麼才能保證公司活下去,你對‘一山難容二虎’怎麼看?”
  馬雲:“主要看性別。”
  記者茫然。
  馬雲接著說:“我從來不認為‘一山難容二虎’正確。如果一座山上有一隻公老虎和一隻母老虎,那樣才是和諧的。”
  記者又對馬雲講的電子商務的作用表示質疑,馬雲回答:“剛出生的孩子你能告訴我他有什麼用嗎?電子商務也一樣,目前還是個雌(雛)形。”
  記者問:“雌形是什麼意思?”
  馬雲驚奇地問:“雌形你不知道嗎?就是小雞,baby。”
  記者明白了,馬雲說的是雛形。
  回來後馬雲有一段時間每次必講“雌形”,說:“這次丟臉丟大了,那麼多人……我一直以為讀‘雌’。”
  ——摘編自《這還是馬雲》(陳偉/著)
  我是做製造業的,以我所在的世界工廠——東莞為例,假設這裡只搞所謂的高科技會怎樣?
  沒有人知道在東莞打工的中國農民工到底有多少,官員們通過當地1400多萬個手機號估算,東莞的人口應該在1000萬到1200萬之間,而其中,戶籍人口不足200萬。這1000多萬人口,幾乎都分佈在東莞的各個鞋廠、制衣廠、電子廠、玩具廠里。如果這些工廠統統消失,也就意味著,他們也將失去工作。
  這種發展模式導致東莞過去三十年,主要只做了兩件事:一件事把全世界大批有錢的人吸引到東莞來投資,另一件事把全中國大批貧困的人吸引到東莞來打工。
  ——摘編自《再給中國二十年》(徐國芳/著)
  (原標題:書摘)
創作者介紹

大肚

rv68rvcw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