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興縣麻子塔村,苛臨高速公路在此地的工程已修建完畢,但仍有村民未領到徵地補償款。 李新鎖 攝村民站在被徵用土地邊聊天,身後高速公路下邊即是曾經的耕地。 李新鎖 攝
  中新網呂梁6月18日電 (李新鎖)山西省興縣康寧鎮,途徑此地的苛臨高速公路早已修建完工,但因修路失地的農民孫志強、劉華峰等村民至今仍未領到徵地補償款。當事村民向當地相關部門反映三年無果。近日,記者趕赴當地,對此事展開調查。
  徵地補償差別對待
  2010年,山西興縣康寧鎮境內,苛臨高速途徑此地,需要徵用土地。彼時,在興縣康寧鎮麻子塔村,高速公路徵地涉及南溝、胡草溝門、麻山梁等處。地處呂梁山區,麻子塔村南溝是當地最平坦的一塊土地。
  2011年,高速公路徵地陸續展開,大致分為三期。期間,村民孫志強在南溝的多塊土地先後被徵用。其中,在第一期徵地過程中,孫志強一塊1.54畝的耕地被徵用,並獲得賠償。孫志強說,後來,南溝兩塊合計約7.4畝的平地先後被徵用,但村委會只按0.11畝地計算,且標註為坡地。因為對補償不滿,孫志強拒絕領取另外一塊2畝有餘的坡地費用。
  孫志強說,當地在發放徵地補償款時,存在虛領、冒領的情況,部分村民需要向村幹部支付“費用”,以此提高土地評級。一份落款時間為2012年3月27日的《高速徵地發放表》信息顯示,村民孫埃明在胡草溝門擁有3.7畝荒溝地。對此,孫志強指認,孫埃明在胡草溝門沒有土地,僅有的0.4畝土地也是在麻山梁溝。這一說法得到包括劉華鋒在內的多位村民的證實。劉華鋒說,我的土地和孫埃明的耕地相鄰,在村中生活多年,對彼此的土地很熟悉。
  據多位村民反映,當地發放徵地補償款親疏有別、差別對待。曾擔任支部書記的李亮和吳青說,起初,徵地工作組在丈量土地時,都會召集當事村民到現場確認,並對徵地花名冊進行公示。後來,村幹部就繞開當事村民,私自丈量土地、登記造冊,取消公示環節。此外,如果村民支付費用,就能順利拿到補償款,且能提高土地評級。
  前任村幹部指認暗箱操作
  2013年8月,山西路橋建設集團苛臨高速路基ZB1合同段項目部六分部出示的一份證明材料顯示,麻子塔村南溝內有兩片壩地,前後壩地形、坡度基本一致,後壩寬敞、平整。此外,村民孫乃兒反映他家耕地在後壩,周圍其他農戶耕地均已按旱平地補償標準領取。
  這份材料證明孫志強被徵用土地為平地。至於被徵用土地面積,曾擔任支部書記的吳青表示,此前,他曾幫助孫志強耕地,大概能估算出面積約為七八畝。在吳青看來,孫志強被徵用土地縮水,且遲遲領不到補償款,都是因為沒有向村幹部“上貢”。
  當地村民介紹,麻子塔村徵地時,村委主任吳永明和支書白滿喜負責丈量、登記。平時,吳永明不在村內居住,日常事務由其兄吳宇明代理。
  對於孫志強的說法,時任麻子塔村黨支部書記白滿喜認為,孫志強在南溝只有兩塊地。一塊為1.54畝地的平地,已經領取補償款。另外還有一塊2畝有餘的坡地,還沒有領取補償款。至於孫志強在南溝另外兩塊合計約7.4畝的平地如何變成0.11畝坡地,白滿喜則以“當時已不負責徵地”為由搪塞。
  18日,麻子塔村另一位曾擔任支部書記的村民孫永亮說,2012年在麻子塔村任職時,曾親眼目睹當地存在冒領、虛領、套取徵地補償款的種種亂象。在當時公示的《高速徵地發放表》中,有一位叫“趙明明”的人也在領取補償款,而麻子塔村根本沒有這個人。
  對於村民孫志強、劉華峰的遭遇,孫永亮說,在麻子塔村,類似的情形並非個例。有些村民為順利領到補償款,不得不給村幹部支付多少不等的“上貢”。因為無力控制亂象,2012年底選擇離開。期間,當地曾上報大量水澆地,以換取高額補償款。
  對於上述說法,康寧鎮副鎮長劉振平否認麻子塔村存在虛報水澆地的現象。
  劉振平介紹,徵地補償水澆地每畝4.2萬元,旱平地2.8萬元,坡地1.89萬元,未利用地0.51萬元。因為孫志強反映的徵地面積和村幹部上報情況差距很大,且負責丈量土地的村幹部已離職,調查難度很大。目前,當地政府已委派工作人員擔任麻子塔村支書,準備從詢問涉事村幹部入手,要求其拿出負責任的書面報告,以期解決徵地遺留問題。(完)  (原標題:山西興縣農民土地被徵數量縮水 村幹部揭潛規則(圖))
創作者介紹

大肚

rv68rvcw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