戚某接受訊問 通訊員 供圖
  2010年6月,戚某向自己的世交鄰居借款500萬元。不料,還沒有兌現高利息還款的承諾,對方錢剛到賬,戚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。    
  戚某這麼一消失就是4年,他自以為神出鬼沒,可是雲南蒙自一所中學公佈在網上的一份“三好學生”名單,將他的行蹤暴露在了警方的視線中。
  今年8月23日,慈溪警方將戚某捉拿歸案,他也是今年8月公安部組織部署“獵狐”專項行動以來,寧波第二個被緝捕回國的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。
  通訊員 孫波 茹彬彬
  記者 王莎
  四年追蹤

  在越南在雲南?神出鬼沒
  慈溪公安局經偵大隊辦案民警柴紀挺說:“2010年底,我們得到消息說,戚某曾在越南的一家賭場出現過。也就是說,戚某躲在越南一帶的可能性比較大,但是僅憑這一點線索在國外抓人,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  2011年,警方在“清網”行動中層層篩選,也沒有把這個神出鬼沒的戚某篩出來,但是他依舊被列為在逃犯進行通緝。
  “漂泊在外4年中,警方緊盯戚某的家人,可是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戚某和家人聯繫過。”慈溪公安分局經偵大隊隊長虞朝陽說。
  “原來一直判斷戚某在越南,可是在2013年,戚某的母親去雲南昆明獃了9天,而且沒有任何的住宿記錄,這表明戚某的母親在昆明有其他住所。”虞朝陽說,“這也就是說,戚某很有可能在雲南的某個地方。”
  兒子當上三好學生成線索
  還有一個現象讓辦案民警十分疑惑,戚某的兒子學習成績非常好,但是今年年初,辦案民警在調查中發現,慈溪當地的教育部門沒有任何他兒子的學籍信息。
  “這孩子的戶口一直在慈溪,孩子學習成績也是名列前茅,家裡沒有理由讓他輟學啊。”辦案民警李智說,這個奇怪的行為引起了民警的高度重視。
  今年年初,雲南蒙自一所中學公佈在網上一份“三好學生”名單成為找到戚某的關鍵。
  “因為戚某的兒子名字比較特別,全國估計也沒有幾個,而且還是在雲南,這個絕非巧合。”慈溪公安分局經偵大隊副大隊長徐其根說,“但是這份名單中卻有一個同名同姓的孩子,只不過性別是女。”
  辦案民警抱著試一試的心情,聯繫了這所學校。原來學校在發佈名單時將性別寫錯了,“這個孩子正是戚某的兒子,這個發現讓我們更加確信,戚某就在雲南附近。”
  妻兒下車直奔蒙自露馬腳
  今年8月18日,戚某的妻子帶著兒子從杭州出發,坐火車前往雲南昆明。
  “這會不會跟戚某有關?”、“戚某是不是會前往火車站接家人?”民警對全家人出動進行了一系列的猜測。
  在人潮涌動的昆明火車站,身著便衣的民警早已就位,觀察著任何一個經過出口的人。“始終不見戚某露臉。戚某的妻兒也不像是要等人的樣子,下車後徑直買了從昆明到雲南紅河州蒙自市的大巴車票。”徐其根說,“這和警方之前掌握的戚某的兒子可能在蒙自念書的線索吻合。”
  虞朝陽將辦案民警兵分兩路,一路開車跟著戚某的妻兒去蒙自,另一路由徐其根帶隊,直殺河口縣。
  河口抓捕

  生活不改大手大腳 沒錢後轉行走私大米
  為什麼要去河口?原來,河口縣位於雲貴高原的南部,以南溪河為界,與越南的老街省相鄰,屬於國家級口岸和開放城鎮。儘管是國境,因為山林河流交錯,地理環境複雜,有不少“便道”可供人們往來兩國間。這樣的地理環境,正適合戚某這樣的逃犯生存。
  “在我們之前的調查中,我們發現戚某每天的生活開銷在1萬元左右。”抓捕民警徐其根說,“這樣一個花錢大手大腳成習慣的人,不會因為逃亡而有所收斂的。”
  在當地公安機關的協助下,很快有人認出了徐其根帶去照片上的戚某。
  原來,戚某最初的確在越南的老街省避風頭,逃亡生涯並沒有讓他改變原有的生活方式,依舊吃香的喝辣的,頻繁出入賭場,很快就千金散盡。為了維持生計,戚某選擇走私大米謀生。據知情人士說,這幾年下來,戚某的生意越做越大,被道上的兄弟稱為“戚哥”,不僅在蒙自買了房供兒子讀書,在河口也有個落腳點。
  為了保住大哥面子 “戚哥”頂風回國赴飯局
  因為當地執法部門正在對走私行為進行“嚴打”,聽到風聲的戚某早就溜到河對岸的越南去了。
  在調查中,民警瞭解到,戚某出逃前曾跟朋友約下飯局,辦案民警授意戚某的朋友,給其發微信,讓他回雲南吃飯。
  “戚哥,什麼時候過來喝酒啊。”朋友的一條微信發到了戚某的手機上。
  “不回來了,最近風聲緊。”儘管平時喜歡胡吃海喝,在當下那個環境中,戚某的警惕性也提高了不少。
  “沒事啦,已經過去這麼些天了,早就查得沒那麼緊了。兄弟們可都等著你呢。”“還是算了吧,喝酒以後有的是機會。”戚某怎麼都不肯鬆口。
  接下去的幾天,民警又找來了戚某的兩個朋友,輪番給他發微信,讓他回來一聚,戚某卻怎麼都不願意回來。
  “戚哥,你這也太不給兄弟們面子了吧。”對於喜歡充大佬的戚某而言,這句話無疑是具有殺傷力的。
  “這……好吧,我20日回來。”收到戚某的這條回覆,辦案民警心裡的石頭終於落了地。
  傍晚乘船越過十幾米界河 聞到危險氣息躲進農貿市場
  “風聲那麼緊,戚某肯定不會從口岸入境。在中越邊境,在山林河間有不少的‘通道’可以讓他出沒。”虞朝陽說,“又有難題出現了,戚某會不會按時赴約,如果赴約他會從哪條道回來,這兩個問題都是我們無法推測的。”
  最後,虞朝陽決定,在南溪河河口的落腳點等著他。8月20日傍晚,天色漸漸暗下來,喧囂了一天的小鎮也漸漸歸於平靜,但戚某一直沒有出現。就在守候多時的民警的心越來越焦急時,十幾米寬的南溪河上,一條不起眼的木船無聲無息地從老街向河口靠近,而坐在船上的正是戚某。
  傍晚5點多,戚某駕車進入暫住的小區。或許小區里出現的陌生面孔讓他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,他一秒鐘也沒有遲疑,直接調頭將車開出小區,一直到河口農貿市場才下車,隨即閃身進入市場。
  既然人已經現了,那麼想要逃脫,就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大約半個小時後,戚某從菜市場出來。就在他以為已經成功甩掉身後的尾巴時,辦案民警早已經等在他的車旁。
編輯:SN117
創作者介紹

大肚

rv68rvcw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